• <button id="uomgc"><xmp id="uomgc">
  • <menu id="uomgc"><xmp id="uomgc">
  • <tt id="uomgc"></tt>
  • <tt id="uomgc"><table id="uomgc"></table></tt>
  • <tt id="uomgc"><sup id="uomgc"></sup></tt>
  • <li id="uomgc"></li>
  • 首頁 > 汽車 >

    別管威馬老板年薪太嚇人 要看業績能否說服人

    發布時間:2022-09-28 10:50:35來源:
    別管威馬老板年薪太嚇人 要看業績能否說服人

      威馬的進步相比于同行來說,似乎處于二三流的狀況

      羊城晚報財經評論員 戚耀琪

      近日,威馬汽車披露的招股書,為其帶來很大的爭議。招股書顯示,公司在2019-2021年之間,虧損額持續增加,其中2021年巨虧82億元。然而,作為創始人兼董事長的沈暉,去年的薪酬達到了12.6億元,占威馬同年收入的近三成,占主要管理層薪酬總額的72%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  作為對比,同樣是造車新勢力的零跑汽車,2021年虧損28.5億元,創始人兼董事長朱江明薪酬是954.6萬元。理想汽車的李想,去年薪酬150.4萬元,小鵬的何小鵬是135.2萬元。

      從2017年到現在,威馬汽車已經虧損超過百億。在新能源車8月排行榜上,威馬的車型的銷量是排在30名開外的。因此民間對類似事件的熱議,無非就是兩大疑問:企業還這么弱,憑什么老板拿錢這么多?產品也不算標桿,憑什么老板拿錢比同行的大佬還要多?基本上都是在替投資人心疼錢之余,也飽含著在所難免的“仇富”心態。好在它還沒上市,不然就會被網友大喊都是血淋淋股民的錢了。

      威馬創始人能拿多少錢,自然是由其當初的協議合同規定的。只要合同規定了薪酬比例,只要沒約定說企業持續虧損老板就要降薪,那么落袋平安就是了。而且按照記者調查,沈暉12.62億元年薪中,僅有201萬元為薪金及花紅,高達12.6億元為受限制的股份及購股權開支。當然,即使200萬也是要比李想和何小鵬高了。何況受限制股份及購股權是上市公司獎勵高管及員工常見形式,獲取及變現均受到一定約束,都附有若干目標。外人罵也沒用,頂多把別人想象成是德不配位的榜樣而已。

      要往深層去看,卻又并非如此簡單。目前威馬的一年營收也算是有幾十億,過去4年間,威馬汽車銷量的年復合平均增長率超過100%,意味著它的產品在市場上還是有一席之地的。何況現在新能源車市場競爭極其激烈,依然處于比拼背后資本和圈錢能力的階段。遠遠沒有到市場很成熟,需要一點點去比拼產品的性價比、占有率和盈利能力的階段。既然一大片都在虧錢,資本就得持續“供血”。那么可以用在研發、營銷和服務網絡上,難道就不能用在激勵創始人身上?千軍易得,一將難求。如果背后的資本把“企業家才能”看成是所有生產要素中最重要最核心的部分,那么即使給出天價薪酬,又有何不可呢?

      究竟威馬的創始人是不是那一個“將”,用戶可能不知道,但投資者應該是清楚的。投資人能把賭注放在這個人身上,如果不是冒險,大概也是有其根據和判斷。只是5年過去了,威馬的進步相比于同行來說,似乎處于二三流的狀況,投資人如果真的急了,那么是找創始人開刀降其薪水,甚至換人,還是從市場上更多的圈錢來回血,這同樣需要衡量。企業的生態如果因為市場的質疑而動搖了,可能就是大廈將傾的開始。相反,如果威馬認為規則無大礙,那么恭喜,就這樣走下去吧,因為投資者可能盯著企業的成長性多于老板的薪水吧。

    (責編: admin)

    免責聲明:本文為轉載,非本網原創內容,不代表本網觀點。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、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    ? 小说区亚洲综合第1页
  • <button id="uomgc"><xmp id="uomgc">
  • <menu id="uomgc"><xmp id="uomgc">
  • <tt id="uomgc"></tt>
  • <tt id="uomgc"><table id="uomgc"></table></tt>
  • <tt id="uomgc"><sup id="uomgc"></sup></tt>
  • <li id="uomgc"></li>